深圳生活网 - 深圳第一生活资讯门户!

魏雪 用伟大的爱做些小事

和华萌基金资助过的学生在一起对魏雪来说是件幸福的事

“那些弱势群体其实希望不被这个社会抛弃,他们有被认同、被尊重、被爱的内心需求,所以公益、慈善的根本意义更多是在这里。”

10月11日,北京大学研究生张志广专程从北京赶到广东惠州,看望李东生、魏雪夫妇。李赐也送来了自己专门制作的华萌基金纪念画册,今年大学毕业后,她与朋友合伙创立了一家创意传媒公司,成为一名颇具潜力的创业者。

当天是华萌基金创立十周年纪念活动。在高中时代,他们两人都曾就读于惠州华罗庚中学“华萌班”,因为李东生魏雪夫妇的华萌基金资助,才得以完成学业。这一天,同到惠州的还有近百名曾经或者正在接受李东生和魏雪资助的学生。

李东生是TCL集团董事长、CEO,魏雪则是TCL集团副总裁、TCL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。两人在2006年结婚之后,便开始筹划公益项目。2007年,李东生魏雪夫妇以个人名义捐资成立华萌基金,至今已经坚持十年。十年来,他们已经相继在三个城市设立“华萌班”,资助了近1000名学生,累计投入7000多万元。

“用伟大的爱做些小事”

◇◆◇

做公益是魏雪长久以来的理想。魏雪生于北京,她的外祖父白瑞启是电视剧《大宅门》主角的原型,也是“白敬宇药行”的第15代传人。小时候,父母常给她讲祖辈的故事。新中国成立前,她的祖辈除了经商,也广施善举,先后设立学校、粥厂、孤儿院、编席厂等,周济穷人和灾民。她听家里人讲了很多这样的故事,从小耳濡目染,很早就对公益有了自己的理解和看法。

1992年,魏雪东渡日本,就读于东京的上智大学经济系企业管理专业。这是一所在1913年由罗马的天主教会神父创立的私立大学,常常组织一些公益活动。魏雪也因此有机会直接参与到公益中。她开始对公益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。在和艾滋病患者接触的过程中,她开始明白,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群,给予如普通人一样的尊重与对待,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帮助。逐渐地,她把做公益作为自己的理想。

1997年,魏雪回国创业,成为一名企业家。工作之余,她开始参与到维护女性权益的活动中,与一些朋友成立了女性发展协会。目前,她正担任亚洲女性协会创会会长。

古人云:四十不惑。一个人到了40岁,对人生也有了更多的把握和理解,心态也相对稳定、平和。对于魏雪这样的企业家而言,也有了足够的财力和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而公益就成为她最为重要的事业。

“年轻的时候,我一直在心里面有这方面的梦想:在40岁之后,不再为公司的业绩去奔波,而是把主要的精力转到慈善、公益上,多做一些帮助社会弱势人群的事情。”魏雪向记者透露,她认为自己非常幸运,在40岁以后,有机会,也有能力将工作重心放到公益上。

在慈善领域,魏雪的偶像是特蕾莎修女。“我们无法做伟大的事,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做些小事。”在过去十年里,特蕾莎的这句名言一直是魏雪坚持的慈善理念。

十年的坚持

◇◆◇

十年涓滴,魏雪和她的华萌基金逐渐摸索出精准帮扶、全面育人的模式。

2007年,李东生魏雪夫妇出资成立华萌基金,这是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之下设立的专项基金,也是希望工程首个企业家个人公益基金。华萌基金成立后,一直把核心项目聚焦在优秀贫困高中生群体,资助他们完成高中学业,考入大学。

“因为十年前我们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,高中生还是教育公益领域的一片空白,当时的公益是覆盖两头的。有照顾小学生的希望工程、照顾大学生的圆梦工程,这两个都有丰富的资源。但是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的高中三年是很少受到关注的。”魏雪介绍。

李东生进一步解释称,他只是从自己的生活实践中发现,考上好高中原本已不容易,但是很多乡村考生考上好高中后,却因为家庭条件限制,无力承担学费、生活费,无法在城市里完成三年的高中学业。“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,如果不是高中时候老师给我支持、帮助,让我比较好地完成高中学业,有一个比较好的积累,在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考上大学,我很难有今天的成就。”

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认为:“不同于义务教育阶段和大学阶段,高中阶段,第一是需要自费上学,第二没有助学贷款,有些优秀学生有可能因为贫困辍学。在这个阶段,用慈善助学的模式,瞄准这些非常需要帮助的学生,是着眼长远、且很有价值的。”

在慈善策略上,华萌贯彻着中共中央提出的“精准扶贫”理念,没有追求数量和覆盖面,而是关注扶贫质量与效果。于是华萌实验性地在惠州华罗庚中学开设了第一届“华萌班”,把目标聚集到高中生群体。

2008年,华萌基金首个“华萌班”在广东惠州华罗庚中学设立,至今已连续开办十届;2013年9月,“华萌班”项目走进云南大理一中;2014年6月,湖北夷陵中学“华萌班”项目正式签约启动。华萌基金为每届“华萌班”50名高中在校学生提供每人每年8000元的学费及生活费资助,并为每届“华萌班”综合素质评估前10名的学生奖励每人2.3万元大学圆梦奖学金。

教育公益不能只停留在资金层面,如何培养人、帮助人发展和自我实现,才是教育的核心任务。除了资金帮扶以外,魏雪更注重全人教育,培养学生的整体素质。华萌班举办了夏令营、星课堂、毕业欢送会等活动,着力于提升学生的个人素质,开拓视野,为每一位学子的人生幸福奠基。

对于魏雪而言,不仅要以善款帮助学生,也要让他们不会被贴上“贫困”的标签,在一个相对舒适的环境,以健康、包容、阳光、积极的心态迎接未来的挑战,享受公平的教育资源。

“公益不是施舍”

◇◆◇

目前,施舍依然是一些人对公益或慈善的简单理解,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公益。除了经济上的帮扶,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渴望从精神方面获得支持与慰藉,从而燃起对生活、对未来的希望。与此同时,公益也能充实施爱者的心灵,甚至促进社会的和谐,缓解社会矛盾。

魏雪认为,经济上的扶持只能帮人一时,精神层面的帮助却能对一个人产生更深远影响。她说:“那些弱势群体其实希望不被这个社会抛弃,他们有被认同、被尊重、被爱的内心需求,所以公益、慈善的根本意义更多是在这里。”2013年开始在云南大理一中初设“华萌班”时发生的故事,更肯定了她的这种想法。

那一年,大理一中“华萌班”开学报到,第一次开班会,魏雪坐在教室里和同学聊天。她早已了解这些受资助的学生都是来自偏远农村,但是他们到了之后,她依然感觉很压抑。开班会时,魏雪先自我介绍,之后学生们依次介绍自己。

“很多来自比较偏远的学生,站起来讲话,讲着讲着就哭了,因为他们家里生活太困难了。有的人在上高中之前,从来没有走出过家乡;有的人则是爸爸妈妈怕受骗,但校长很尽职尽责,亲自到偏远的地方接他们,给他看证明,说我是这个学校的校长,亲自把他们带过来;有的家庭是姐妹两个人,只能给一个人名额;还有的在路上走了三天才到了学校。孩子们当时的心态有点自卑和压抑。”魏雪回忆。

对于华萌基金而言,要做的事情除了给这些学生提供资助,还要帮助他们克服自卑和压抑的心理。华萌基金组织系列课外活动,拓展受资助学生的眼界,并为他们提供思想引导,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种社团活动。

“告诉他们不要因为自己在‘华萌班’就觉得低人一等。华萌基金的奖学金,只有足够优秀的人才能获得,是应该觉得骄傲的。”魏雪介绍,她每次回学校,都能看到学生们细微的变化。一年以后,她发现学生们已经变得阳光,也能歌善舞,并且会主动引导低年级的学弟。再次开班会的时候,跟第一次感觉完全不同。魏雪和学生们坐在云南白族特色的院子里,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,大家又唱又跳。一个基金在资助受助者的时候,传递给他们正确的价值观,和他们保持合适的互动,有时候比经济上的帮助更重要。

做公益的过程并不总是快乐,有些事情也会让魏雪感到纠结、力不从心。但能从受助学生的成绩和成长中感觉到自己的价值,这对她来说是最大的成就感。

如今,华萌基金已创立十年。它并没有像很多私人基金一般后续不足,或者消失,而是一直在发展。十年以来,华萌基金一直对每个项目深耕细作,不断优化升级。“我平时大部分时间要放在工作上,又有两个孩子,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投在公益项目上。这就需要和我一起工作的团队具备专业的能力。我经常说一句话,公益靠热情是没有办法坚持的。”她认为,对于做公益而言,满足于“我在一线做公益自己就特感动的状态”无济于事,而是需要专业的团队不断地去思考如何可持续发展,不断摸索、优化。

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第538期

文 / 本刊记者 任武 实习记者 戚展宁

了解更多信息?加入深圳生活QQ群:454752107
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诚征英才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法律声明|人文关怀|会员服务|每日更新|友情链接
好好生活,天天向上!
Copyright © 深圳生活网 粤ICP备10103315号
免责声明:本站文章仅为传递网友分享,不代表本站赞成其内容或立场,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